潛水日誌。馬爾地夫提那度 Fotteyo & Fushi Kandu

分享本文章

潛水日期 2019.03.12/水面溫度 29度C/天氣 晴

歷經昨天充實的夕陽潛水找護士鯊玩一波,已經和提納度周邊的海域打過招呼,今天天才剛剛亮,迷迷糊糊地靠著印象晃到了潛店集合,導潛已經精神奕奕的在大廳等候大家,因為還早,我們今天會先空腹出航,「早餐」船上吃,中午前會下完兩支,在海溝地形找傳說中的那一隻「錘頭鯊」,導潛說牠平常的活動路線就是沿著Kandu(海峽)繞圈而行,這些地形通常伴隨的就是大流,導潛出發前非常清楚的Breif了整個路程將如何行進、哪個點會遇到什麼狀況,確定大家都對自己有自信才會放行,按路線我們會需要沿著水底峭壁像前頂流一段路,來到海峽的交界點(放流起點),在這種類似十字岔路的點定下來等鯊魚,最後以放流結束潛水,這裡只是有非常大的「機會」可以看到牠現身,完全要端看人品一決勝負,不多說,太陽即將升起,我們準時出航。

潛水日誌。馬爾地夫提那度 Fotteyo & Fushi Kandu

※還不清楚馬爾地夫的各種方言代表什麼地形?來看這篇最底部複習!→潛水日誌。馬爾地夫馬富士 Vilivaru Giri & Kandooma Thila

▲No.11 Fotteyo

最大深度 24米
潛水時間 50分鐘
能見度 約25米
水下溫度 26度C

一想到這潛會是我尚短的潛水生涯中首次遇到超出想像的大流,不由得跳下水前深深吸了好幾口氣(會超呼吸姆湯喔~),一跳下水習慣性先確定了一下能見度,非常完美,能看到超級遠~連帶看到原來斷崖反邊也就是我們的下水處,我現在的腳下是一片深不見底的絕對暗黑,不看還好一看崩潰了5秒,跟自己喊話慌張是我現在最不需要的情緒,立刻專注跟著導潛的指向,邊下潛邊往岩壁靠近。

懸崖峭壁另一邊是再好能見度都看不到底的深淵

岩壁上鋪滿大量搖曳的閃閃發光的橘黃色軟珊瑚,招著手像招呼我們趕快靠攏,這邊比較安全呀~順帶一提因為這邊水溫蠻低的,整體真的非常像冰與火之歌的情境(美劇看太多囉),山壁上突然出現一個小洞,導潛帶路鑽了進去,因為我們已經來到20幾米深,光線不是很好,看到洞就起疑的我在洞口頓了一下無法坦然踢進去,還好前面的潛伴打起了燈,才發現是一個兩邊都有開口極短的小隧道,很夢幻,好像一個儀式,走過這個「入口」,頂流之旅就開始啦~~~(‘A`)

鑽出峭壁上的洞,表示這趟冒險正式開始!

這裡就能演冰與火之歌~(不是葉佩雯)

這裡的流比在馬富士看鯊魚的Kandooma Thila那潛來的強上許多,身旁圍繞著很多中大型魚類和我們一起頂流,我盡量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觀察魚兒身上,最低量得吸著氣,終於我們收到可以抓著石頭等錘頭鯊的指示,其實每次固定看鯊魚的點都會有個共同點,通常會是一個隧道起點,我們在這裡抓著石頭,面向大海中央的方向,流大致會是從前方來,流往我們身後去(也就是回去的路),此時的視野會很像海底大劇場,隧道有多寬,我們的視野就有多寬敞,在這裡我看到數不清的礁鯊游過,大部分的Size都逼近我的身高,待了好幾分鐘,我好像已經看到好幾隻重複的鯊魚繞圈圈回來,我們才放棄凝視,準備換別的地方紮點,看來今天要看錘頭鯊老大沒這麼容易。

出來散步覓食的礁鯊隨處可見

雖然錘頭鯊沒有現身,但不尋常的事發生了,我遠遠聽到了一陣陣「吱吱聲」,潛水大部分的時間只會有自己的呼吸聲,因為剛來到馬爾地夫時的浮潛體驗過海豚共游,我很確定現在水裡聽到不尋常的「吱吱聲」就是海豚的吵鬧聲,我開始留意前後左右,表示至少有一群海豚在我們附近,「吱吱聲」一直沒有遠離,待在最後一個隧道口停留一段時間後,果然,大約20米外看到一群號稱海底8+9的海豚從我們眼前呼嘯而過,這種感覺真的非常新奇,第一次用這種角度跟身分目擊海豚,不是在船上癡癡等著他們跳出水面,也不是用自由潛水嘗試接近牠們若即若離的距離,是一種我只是在等過紅綠燈,而牠們就這樣成群從我眼前的馬路呼嘯而過的體驗…

嘰嘰喳喳呼嘯而過的海豚群

▲No.12 Fushi Kandu

最大深度 23.4米
潛水時間 43分鐘
能見度 約25米
水下溫度 26度C

第一潛大家累呼呼上船時,導潛說了今天流偏小,可能是這個原因錘頭鯊沒有晃到這邊,今天的鯊魚量也偏少,真不知道該說我這是幸運還是不幸呢,而且原來這樣是流很小阿…(擦汗;雖然沒見到錘頭,但這裡的海流跟放流所經過的豐富生態已經足以讓我驚艷,非常期待第二潛,第二潛的主題就剩看鯊魚跟一些額外的大物,最後會透過一條平坦但是流很強的隧道回到船附近。中間我們先吃了Plumeria準備好的簡單早餐盒,休息一下後準備下潛。

營養超級均衡的早餐餐盒!兩盒是一個完整的set,當然咖啡熱茶不能少~

依照慣例,頂了一小段流到達適合觀賞鯊魚的交叉口,我們分別停留了幾次,這中間要很認真看導潛的指示,才不會一下就被流帶走跟隊員走上不一樣的路,停留間看到非常多在水流中吃飯的鯊魚張大嘴巴扭來扭去。一旦收到停留的指令,我們就會開始找投緣的石頭跟角度待下來,我本人是一直有找石頭的障礙,每次一抓總是鬆脫,不知道這跟平時待人處事有沒有一點關係,一路上邊練習著第一次就找到夠堅固的石頭抓,也算是看鯊魚潛水對抗海流的另一項課題;看時間跟剩餘的氣量感覺是最後一次的停留,導潛大力敲著氣瓶要我們抬頭看,原來是「一群」鷹魟!這時的景象其實就像電影水行俠真實上演,某物種的交通大隊在我眼前游過。

選石頭絕對是門頂流初階學問

鷹魟小隊突然現身,巡邏是吧?

完成今天提那度的兩潛,讓我再次刷新水肺潛水的視野,覺得不需要人品大爆發、沒看到一定要看到的物種也沒有關係,我喜歡越來越熟悉一片陌生大海的感覺,懷著敬畏之心,探索更多大海隨時轉變樣貌的瞬間,而且隨著越來越熟悉,能看到的細節越來越多,這種征服自己的成就感是馬爾地夫短短這幾潛教會我的。

※潛水員側寫 AOW/氣瓶支數29,每個人狀況一定會有落差,潛水證照等級與經驗僅供參考。

分享本文章

一般留言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